美发

渣前夫发疯咬伤暖医生色后爸再起妖风

2019-11-09 15:07:3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连载故事

渣前夫发疯咬伤暖医生色后爸再起妖风

《代孕妯娌》

作者:枫糖

第16集

今天是小连载《代孕妯娌》第十六集

1

风花唐

米芳早就猜到这1天会来,却没想到这么快。

那天她当机立断把冯英调出月子中心,就是担心她会偷看自己的资料,回头找上门来。

毕竟今时不比昔日。

十年前,她一个花钱的学生,赶出去时当然绝不手软。可如今,她收入颇丰,而他们风水轮番转,该是养老的年纪了,却还得到处做体力活赚钱,可见生活其实不如意。

昔日她可以为了私欲不管不顾把她赶出去,今天自然就有脸为了钱再上门求赡养。

人性之恶,托方涛的福,她已深入地见识到了。

该来的还是会来。头顶上另外1只靴子终究落下,米芳在最初的惊惶以后,渐渐地定下神来。

黄大国跑到公司闹,可见冯英在月子中心并没有拿到她过量资料。只是由于米芳的工作性质关系,拿她的名字去网上搜,确切能出现公司信息,也难怪他能找上门去。

蛇已冒出头,拿起剪刀候着便是。

米芳挂断前台电话以后,就给行政经理打了个电话,让她把今天这个访客列为黑名单,而且不能让前台泄漏她的新手机号码给这个人。

高大上的公司好就好在办公楼高级,安保过硬。行政经理闻言了悟,直接下了命令给前台去安排,确保黄大国以后没可能再光明正大走进写字楼大门。

但恶人之所以肆意妄为,还自认理直气壮,自是有他自己的一套行为法则。

比如说,他们不会认为把孩子赶出门有错,但他们会认为你不给他们养老有错。

而社会大众仿佛总要一种先入为主的陈腐观念,但凡老人哭诉几声,就是被欺凌虐待了,便全是年轻人的错。

不孝顺不敬老的大帽子1戴,一波波道德谴责就会汹涌而至,再牛的好汉也能拉下马。哪怕你再有道理,也会落得个一身恶名,跳进黄河都洗不清。

连那些有经纪团队的明星们都没办法敌得过这样的无耻父母,何况她一个普通女人?

所以,米芳也其实不乐观。前车之鉴记忆犹心,而她却丝毫不想妥协,因此,她只好有所动作。

不就是钱吗?花掉就是。手里捏着现金,怎么着都不踏实。

2

风花唐

米芳开始看房子。

程阳这套房子地段不错,离医院也比较近。本来这房子是他自己的公寓,一向自己住的,但由于近来他姐姐在国外结婚定居了,他妈心里很失落,便把他拖回家去住了一阵,这房子才暂时空闲了出来。

米芳想着,有两个幼小的孩子,医疗资源还是很重要的。这里交通便利,而她又没时间往远处去看房,便没事时就推着孩子们到处看看,希望找到适合的房源。

程阳周末过来时,见她桌上放了几个房产宣扬资料,得知她的情谊,便推荐说:“真巧,我有个同事要换房,正好你可以看看。面积装修也都挺好,可以拎包入住的那种。”

有这类房源,固然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。米芳当下便决定随着程阳去看看。

就在米芳拎着妈咪包,程阳推着两个孩子,趁着午后的暖阳漫步着步行去看房路上,她又碰到了冯英。

冯英居然在这个小区当保洁。

4目相对,冯英竟然面色还挺平静,令米芳自叹弗如。

都唆使黄大国上门耍赖了,她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理亏?

米芳移开眼光,当作没看见,继续往前走。

冯英却突然从身后叫住她:“等一下!”

米芳并不能停下脚步,径直继续往前走。

冯英小跑着追上来,以为米芳没听见,脸上堆起一团笑,搓搓手,又伸伸头,看着婴儿车里并排躺着的双胞胎,再看看程阳,很是欣慰的样子,连声说:“挺好,挺好,还是双胞胎呐!”

米芳冷冷看着她,并不回话,倒是程阳先开了口:“这位是?”

“不认识。”米芳抢在冯英开口之前吐出三个字。

冯英绽放如菊花般的笑容僵在脸上,到了嘴边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。

几秒过后,她才仿佛回过神来一般,似笑非笑瞥了眼米芳,朝她哼笑起来:“是啊,发达了,连亲妈都不认了。行,好好你的享福去吧,我去扫我的地去。我就不信你能只手遮天,把我这份工作也能搅和没了!”

3

风花唐

米芳一想到冯英最后那个讥讽的眼神,就觉得头皮发麻,连看房子都没心情了。

草草看完之后,便对程阳说不合适。她当然不可能买在一个冯英可以自由出没的小区。

程阳又不傻。当初米芳曾经对他说,她的原生家庭不好,很小的时候就只能自食其力。如今看这母女俩1见面就彼此夹枪带棒,也知道事情不简单,便也不多说甚么,只劝她房子到处都是,总能买到更合适的,没必要着急。

米芳点点头,但多少还是有些心神不定,洗杯子的时候手一滑,陶瓷碎了一地。

程阳立刻冲过去捉住她的手,问她有没有受伤。

米芳自上而下看着程阳紧张的神色,和牢牢被他捉住仔细查看的手,心里很是有些五味杂陈。

有个人在身旁固然是好事,但身旁这么一堆烂摊子,的确不该再把他拖进这个泥潭里来。

她是淤泥里拱出来的一枝荷,虽然努力想要让自己活得干净漂亮,但根却是扎在烂泥里的。不管和谁并肩而立,都不免会把那脏污带到对方身上。

当初方涛随便几句话,就差点毁了他的荣誉,如今遇到更混的黄大国,会产生什么,她简直都不敢想。

如今医患关系敏感,但凡患者说点甚么不负责任的言论,对医生来说都是灭顶之灾。医闹层见叠出,医生曾几何时,也成了弱势群体。

程阳这么好的一个人,不能再被自己拖累了。

这是米芳反复思量过后,心底深处最清晰的想法。

她不能毁了他。

4

风花唐

米芳不着痕迹抽回自己的手,表示自己没事。

这算是两人第一次十指交握,旖旎心思刚起,便被了浇个透心凉,程阳有些为难,讪讪放下了手。

米芳决定挑明,抬眼看他:“我们不合适。”

程阳闻言怔了怔,刚想辩解些什么,米芳又接着用更冷的声音说:“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结婚,也不会再和任何人在一起。我有两个孩子,已够忙的了。”

程阳眉头微微蹙了蹙,有一堆话想说,但终究只是回了三个字:“知道了。”

程阳走后的当晚,就失事了。

苏醒以后的方涛被自己敏感处的伤情刺激得直接发了疯,冲到NICU点名要见程阳。

程阳当时正巧从外面回来,和方涛撞了个正着。

方涛冲上来就问米芳到底去了哪里。

程阳不肯说,方涛张嘴就要咬程阳。

程阳吓了一跳,往后退,但还是被方涛碰到了一下皮肤,冒出了血渍。

身为医生的他固然明白这代表着什么,连忙喊人想一道控制住方涛,却没想到方涛哈哈大笑,笑完以后,扔给程阳一个手机,然后疯狂地冲到窗台边,纵身一跳,当场身亡。

程阳紧急做了处理,并保险起见注射了狂犬疫苗。

方涛去世了,这么大的消息,程阳到底还是通知了米芳。

米芳震惊过后赶到现场,看到那满地鲜血,和不再活蹦乱跳的人,怔愣了好久。

这一出出的悲剧,到底是谁的错呢?

5

风花唐

程阳把方涛的唯一遗物交给了米芳。米芳看到手机屏保上自己抱着美美的照片,眼泪再也止不住,哭成了狗。

贪念和愿望像是一条毒蛇,能吞噬一切美好。

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看着方涛在屏保上简单留下的几句话,米芳能明白,这应该是他的真心话。他是后悔的,也是希望能带给孩子们美好未来的。

只惋惜,他再也没机会从头再来了。

方涛的葬礼,是米芳亲身筹办的。

葬礼现场,她见到了许丽。

妯娌俩相顾无言,一阵沉默。

最后,许丽说,是她的错。如果不是她不听米芳的劝告,执意要快意恩仇,眼里不能揉进一点沙子,非要用言语去刺激方涛,也不至于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还有,这辈子她不会再养狗了。

米芳除给她一个安慰性的拥抱,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。

经历这些事,两个人都不再是当初的模样。米芳知道她的心情一样复杂,但多说无益,事情已产生,活着的人更应当好好活下去。

告别的时候,许丽告知了米芳一个秘密,说当初的亲缘关系报告并不是假的,而是真的,否则也骗不过方涛的眼睛。

方涛的确和方江并没有亲缘关系,而这个秘密,是和婆婆撕破脸后,扔婆婆东西时发现的。

那是一张弃婴说明,歪七扭八的几句话从年龄上看,就是方涛的。也就是说,方涛是捡回来的,并不是婆婆亲生的。

而至于过去那些年都产生了甚么,许丽也不知道,但好奇心还是促使她去趁机翻了方涛的房间,找了头发和方江的作DNA比较,以备后续不时之需。

米芳一阵愕然,举目望向正当中方涛带着微笑的黑白照。

他也是个命苦的。

庆幸的是,生前他其实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,否则又不知该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。

6

风花唐

程阳由于被方涛咬伤的关系,暂停新生儿科的一线工作,准备出国进修。

米芳知道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,却又不知该怎样出口道歉。

日子就这样波涛不惊地一天天滑过,直到在她产假结束恢复工作的第三天,黄大国突然又闹到了公司。

自从上次骚扰无望以后,黄大国就又来了几次,每次都被保安给挡了回去。

而这一次,黄大国却长本事了,他是算准了日子,带着记者来的。

他报名参加了一个惯于撒狗血的网络家庭调理类节目,在节目上哭诉自己身体有病,不能工作,全靠一点低保过日子,可收入丰富的女儿却是不理不睬,连老伴儿当清洁工都嫌丢脸,几次三番被搞丢了工作,实在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他要求必须要让这不孝顺的女儿出面给他养老,人在做,天在看,他就不信没有王法了。

节目组听了他的一面之词,又查了米芳的经历,发现她之前还是个小有名气的平面模特,算是当时的小网红了,顿觉有戏,觉得这期绝对能引爆点击率,便添油加醋做了一个先导片,在网络上提早做了预告。

在引发网民群情激奋之后,节目组便在黄大国的带领下,乔装改扮后混进写字楼。

穿着正式的记者在以访客的名义引出米芳后,突然举起摄像机和麦克风,把米芳堵了个严严实实。

7

风花唐

米芳被堵个措手不及,失了方寸的表情被镜头完善捕捉,很是狼狈。

麦克风戳到嘴边,记者连珠炮似的灵魂拷问,再看看黄大国得意的神色,米芳气得真想当场骂街。

见过无耻的,没见过这么无耻的!黄大国这是为了钱,连老脸都不要了?

他是赌她一个女人,不敢把过去那些丑事说出来吗?

米芳气愤委屈之下,憋着很多话想说,但她知道她甚么都不能说。

她好歹也是受过专业培训的艺人,知道此时此刻,她的任何一句话都可能被剪辑成不知道甚么样子。

众口铄金,一个不当心,她可能就要被全网人肉,步履维艰。

这类没节操的网络节目要的就是沾着人血馒头的点击率,网上有一大堆水军正等着刷热度,她不能如他们所愿。

所以,米芳使了个眼色给已吓呆了的前台,用嘴型示意她去喊法务部来。

前台这才反应过来,转身就跑。

米芳这才定了定神,露出一个十分气定神闲的笑容对黄大国说:“叔叔,这么多年了,当年受伤的部位,可还有恢复使用功能啊?”

(本节完)

枫糖说

下一章正文大结局,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把小甜饼放在番外,大家可以随意品味哦。

绝对很甜很甜哦,你们可别忘了我本业是做什么哒,哈哈!

专业撒糖一百年!

同时,番外更新同时,会每天更新一篇原创故事,大家要记得继续每晚9点9分等着我们哦!

谢谢大家五月一路以来的陪伴,我们明天大结局爽爽地再见!

喜欢点个“在看”再走吧,么么哒

枫 糖

长篇小说笔名唐之风,女性言情作家,曾出版上市《再说一次,我爱你》《我为婚狂》《约好要一起幸福呢》《你会来,我会等》《而你轻藏心底》《你是酸甜的喜欢》等作品。新书《我将喜欢告知了风》正在各大渠道热销中。

伟哥吃了多久有效果

印度神油在印度叫什么

西地那非分子式产品结构式

北京伟哥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