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场

做一个世界的水手游遍所有的港口

2019-11-09 01:49:1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“有时候我在清晨醒来,我的灵魂甚至还是湿的。远远的,海洋鸣响并且发出回声。这是一个港口,我在这里爱你。”——站在曹妃甸港矿石码头的甲板上,面对着300多米长的货轮,风声摇曳,我想到了聂鲁达的这首诗。

做一个世界的水手游遍所有的港口

也许,每一个港口,就是一个产生各种故事的地方。遇见,或者告别;动身,或者归航。就像塔尔莱特·赫里姆在《塔木德》说过的:如果一艘船不知道该驶去哪个港口,那么任何方向吹来的风都不会是顺风。

做一个世界的水手,游遍所有的港口

第一次对“水手”这个词有清晰的印象,是通过郑智化的歌《水手》:“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,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,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,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”。

做一个世界的水手游遍所有的港口

“在受人欺侮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,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,擦干泪不要怕最少我们还有梦。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,擦干泪不要问为何”,这几句歌词,曾激励了好几代人,让听歌的人豪情万丈,血脉喷张。幻想着有一天,开着自己的船,在海里乘风破浪,那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应有的气魄。

做一个世界的水手游遍所有的港口

后来,每一次坐轮船,或游轮,总会在海的中央,想起《水手》,想起郑智化略显忧郁的眼神。只是,年龄渐长,随着那个眼神一起模糊下去的,还有心中的水手梦,早已变得虚无缥缈,遥不可及。唯一剩下的,只是对大海的情迷,对住在海边的渴望。

如今,站在夜幕下的曹妃甸港矿石码头,看海浪翻滚,矿砂船靠泊,门机吊有序地卸载,工人在劳碌,海风扬起某个女子的长发,远处的灯塔泛着希望的光芒,画面太美,不由又想起了那个死去的水手梦,还有《死亡诗社》里那句震动灵魂的话“做一个世界的水手,游遍所有的港口”。

与电视里常常看到的货轮相比,在不冻不淤的深水大港曹妃甸港矿石码头,第一次看见300多米长货轮实体时,内心还是不经意抖了两三下,被深深震动到。

世界级大港,82个泊位,可接靠40万吨级大型船舶,气势恢宏的码头建筑,工人带着口罩奋力装卸货物,当这些关键词组合到一起,1幅现代工业和原生态湿地相映成趣的画面跃然眼前。

如有一艘自己的船,你要驶向哪个港口

“人生恍如从一个港口远航至另个港口,航程里不可能永远风平浪静”。跟码头的工作人员问询,这里接靠的最大货轮有多大?他告诉我说:“5月初的时候,曾接收来自巴西的“北京海(sea beijing)”号40万吨级大型船舶。船体总长361米、宽65米,是驶进渤海湾最大的船之一。同时,这也是矿石码头接靠的第14艘次40万吨级矿砂船。”

听完不明觉厉,再看着甲板上多台卸船机快速往复卸料,抓斗来回抓放货物,然后通过下料漏斗、震动给料器,用皮带运送到堆场。这1工作流程循序渐进,细致无误,就跟拍电影似的,画面感极强。

曹妃甸港矿石码头为什么能停靠40万吨级巨轮呢?这背后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曹妃甸拥有得天独厚的“钻石级港址”——“面向大海有深槽”,岛前500米水深即达25米,沟槽深达36米。独特的深水港址、优质的岸线资源,使曹妃甸成为渤海湾唯一不需开挖航道和港池的港口。因此,在全国4大港口可接靠40万吨船舶的7个泊位中,曹妃甸港就占了两,也是渤海湾唯一能停靠40万吨级矿石船舶的港口。

令码头工人引以为傲的,还有曹妃甸港矿石码头一期工程打破的中国港口建设史的多项纪录。随意1问,很多工作人员都能如数家珍——13个月建成两个25万吨级开敞式泊位;18个月使25万吨级矿石码头建成通航;4个月建成一座110kv变电站,并和14km跨海线路并网送电;3个月使5-10万吨级散杂货码头具备靠泊条件。

了解到这些,感觉和他们身处两个世界。除对大海的情有独钟,其他与大海相干的,我似乎一无所知。没想到一个看似“绝不起眼”的码头,背后还有这么多令人动容的故事。最打动我的,还是码头的所有人员,为了那份酷爱和光荣,无怨无悔的努力和付出。

“矿石码头紧贴渤海湾深槽,港址西距天津新港38海里,东北距秦皇岛港92海里,距京唐港33海里。”耳边响起这些介绍时,我的水手梦又再次回归,幻想自己站在扬风起航的甲板上,于千万个港口中,找寻独属于自己的港湾。就像沃尔特·惠特曼在《哦,船长,我的船长》里写的:“港口已不远,钟声我已听见。万千大众在喝彩呐喊,目迎我们从容返航,我们的船长威武而勇敢。”

英度神油

伟哥是什么意思 吃伟哥是什么意思?

哪款印度神油是正品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